atilol

想要一个人

[胜出]初恋往事

♢胜出only
♢养子告白失败后的不着调回忆

“父亲,”爆豪光走到沙发上的绿谷出久身边,坐了下来,“失恋总是那么痛苦吗?”
这孩子看起来要哭了。
爆豪光,职英绿谷出久与爆豪胜己的独子,今年十二岁,刚刚经历了人生的第一次失恋。
绿谷把光搂进怀里,摸着光的头说:“没关系,光,初恋总是这样的。”
绿谷陷入了回忆。
就像他和咔酱。
无望的追寻着爆豪胜己的影子,因为明知得不到回应所以只是偶尔的对视也会心满意足,即使下一秒那张脸上会出现一个恶劣的笑容,伴随着“废久”的口型。
轰焦冻曾因为爆豪胜己对绿谷的恶劣态度与他打了一架,但最终也没有改变什么,只是绿谷提起爆豪更加谨慎了一些。

本来是这样的,沉重的青春暗恋,但在毕业后莫名地转变了。

成为职英后,轰焦冻与绿谷在同一个城市任职,两人的关系更加亲近了起来,经常合作,也经常在合作击敌后一起喝酒。一次,绿谷醉了,喝着喝着用手盖住脸哭了起来。轰有些不知所措,他像哄小孩子一样抱住绿谷,一手轻轻拍打他的背部,一手抚摸他的头发。于是绿谷就那么在轰怀里哭了起来,轰什么都不问,绿谷也什么都不说。
哭完后,两人默默把酒喝完,结账,出门,告别。
绿谷转身后又被轰叫住,问道:“是因为爆豪吗?”
绿谷眨了眨眼,眼泪不自禁地滚落下来,哽咽着回答:“是的。”
是的。
喜欢。
全世界最喜欢小胜了。
他不曾把喜欢说出口,但那份喜欢在眼神中表露无疑,会被排斥也是理所当然。
但是还是会不甘心。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宣判了死刑的这份爱意,仿佛连它的诞生都是错误的。
这么想着,眼泪又从绿谷眼中滚了下来。
轰一时无话,他并没有谈过恋爱,无法给出建议 ,但绿谷哭的十分狼狈,他十分想做些什么。
于是在短暂的思考后,轰说道:“我们去爆豪家泼油漆吧,绿谷。”
于是他们真的穿过了半个日本去爆豪家门口泼了油漆,轰做的毫无负罪感,清洁相关的个性非常方便,两人还提前去交了罚款,做了备案,以保证这片油漆不会在被爆豪发现之前就被清理掉。绿谷心里十分内疚,但也有些莫名的高兴,仿佛那份喜欢随着油漆一起被泼了出去。
“轰君!”绿谷高兴地喊到,“周末一起吃芥麦面吧!”
轰提着油漆桶轻轻点头,职英没有周末,但吃芥麦面的时间总能有的。
两人周末的芥麦面没有吃成。
这个周末,爆豪胜己穿过半个日本跑到两人在的城市,在绿谷出久的事务所门口堵人。
绿谷出久心虚得吹起了口哨,第一反应就是泼油漆事件被发现了。
当然没有。应该说,油漆被发现了,肇事者没有被发现。
爆豪是来告白的。但告白的话语堵在嘴边说不出口。他有很多想说的话,但真正说出口的只有一句:“废久。”
“接受老子的爱吧。”

就是这样的沉重的青春往事和喜剧性的收尾。
绿谷出久的初恋迎来了结局。

以前迷全职的时候,想写一篇很长很长的同人。
故事就从荣耀的鼎盛时期开始,到游戏衰败结束。
荣耀正当红的时候,叶修在父母的支持下成为了职业选手为国争光,空降成了国家队领队。王杰希沐橙小周什么的都是好几年的老选手,老韩张佳乐算是新人,总之就是退役时间变成出道(?一时想不起词)这样子。然后大家肯定是不服一个十五六的孩子给他们当领队,但是经过切磋算是服气了。
然后一年一年的随着游戏的过气,大家一个个的走了,倒数第三年,荣耀已经衰退的比较明显了,叶修找到了吴雪峰和其他人,大家又打了三年。然后荣耀撑不下去了,再也没有联赛了。
随着游戏过气,叶修的家里渐渐不赞同他继续打职业,不断的催他回家。等最后一次比赛过后,叶修跟家里大吵了一架,然后在网吧捡到了苏沐秋。然后几个不甘心放弃游戏的人,就开着工作室代打,但是一个过气游戏挣的钱不够吃饭的,长此以往只能吃老本,虽然他们都攒了不少钱,但是维持工作室也需要很多钱,于是兼着打其他游戏当游戏主播,几年之后,荣耀闭服了。
叶修三十大好几岁了,回家了。

不打tag,有缘希望能得到太太的认领写一下。

算了还是打吧。
求认领。

设定

想了想物种应该不是植物,但是为了名义上不是做/爱还是把他们算作植物好了。
男女皆可生育的种族。
繁衍靠伴生植株上生长的伴生器,而不是两人(植物?)直接交配。具有生殖器官,但是前端不能射出精子,只能射出某种促进伴生植株和胎儿发育的粘稠液体。
幼体分为两种。一种发育完全,以人型诞生;另一种发育不完全,以拳头大的种子形态诞生。种子会在一年内生长成植株,人型婴儿生长期大致与人类相同。
发育不完全的种子幼体生长成的植株具有生殖能力,其触手可以射出同时包含精子与促生素的粘稠液体,出生约一年零三个月后能开出可受精的花。同时进入发情期,会不由自主的捕获同族为其生育。
有多种不同形态的伴生植株及其伴生器,但相互没有生殖隔离。
伴生器进入市场售卖,种族不追求婚恋,另植物之间没有近亲繁殖的禁忌,病体胎儿无法发育成熟。
伴生器自由贩卖但基因最顶尖几个家族的伴生器并不参与其中,因为基因强度相差过大胎儿成型率极低,且对母体负担极重。
不需要摄入人类的食物,而是营养液,可以用上面吃也可以用下面吃。

然后剧情当然就是主角被家族要求生孩子了。
接连两胎都是种子幼体,去医院检查发现生殖器官发育严重不全,要药物刺激再次发育。
药物就是某种种子幼体生长成的植株,是种族中触手分泌的液体没有生殖能力的一支,智力极低,但经过训练承担了治疗工作,受精率也极低,因此一直没能大批广泛进入市场,属于昂贵的消费品。
药物要直接喷射进生殖器官内,且要留存六小时以上。
同时还要促进主角乳腺发育。
治疗过程中,主角前两颗种子慢慢长大,然后被求偶,主角在二种子的帮助下把自己的伴生器含破给大种子受精成功,所以在正式当爸爸之前主角先当了爷爷。

此外没想好要不要搞支线剧情。
看上去很冷淡的哥哥热心的帮助主角安胎,并日常diss管家,让主角离管家远点。
管家是主角幼时捡回家一起长大的腹黑,主角开始生育任务之后就经常不见人,但积极带主角寻求治疗。
另外因为主角的家族和另一个家族远古时期有矛盾,所以由于不知名原因两家族互相过敏。真.过敏。管家出于私心在提供给主角的伴生器里混进了自己的,后来主角怀孕了,开始日常高烧不退,且对促生素需求量极大,因为胎儿处于不适合自己的生长环境中,消耗大量能量。
支线剧情大概就是管家和哥哥明争暗斗,以及管家被赶回家,然后把家里收拾好之后回来跪求(在斗争中被伤害到的)主角原谅的故事。但是要写剧情太麻烦了,再说吧。

记个设定。
想写迷弟,算是为了弥补自己的缺憾,所以想写游泳运动员攻×模特迷弟受,其实也想直接写乒乓球的,但是真要写的话不合适(:з」∠)_至少还是运动员。
受以前是省队的,然后十七岁的时候不甘的退了队,当了模特。然后突然红了起来,被邀请去参加综艺节目,攻也被邀请去了。
然后就是一番(内心的)热泪盈眶,受恨不得趴伏在地上亲吻攻的脚尖。
大概就是这样一个设定。

我也想喜欢江南的,可是今何在太好了。
呜。
龙族也是我的少年时代了,但是,还是悟空传在先,但是,今何在太好了。
呜。

还是觉得,不能剥夺人民不喜欢同性恋的权利。
但是,不是说不喜欢就要激烈的反对。比如不喜欢胡萝卜的人,不会去把胡萝卜田都烧了,只是不吃胡萝卜而已。
但是,不能不喜欢同性恋就太过分了。
整天嚷嚷着同性之间才是真爱也太烦了,好像喜欢异性是什么错误一样。五年前我会果断直接的承认自己是腐女,现在还是算了吧。
我就是个玩手机的。

♢脑洞
♢可能以后写长篇会用上吧emmm到时候再删

受是攻的门客,一穷二白的那种。
攻得到一件与受的过去关系匪浅的人的饰品。
受温雅的笑着说:“殿下与某手谈一局可好,若某侥幸赢了,殿下便将此物赏赐于某。”
攻心塞的要命,受长于棋艺,二人手谈还从未输过:“那你要是输了呢,你有什么能输给我的。”
受笑的愈发温和:“不才只有一条命能输给殿下了。”
然后攻就吃着醋乱七八糟的下,自己都不知道下了些什么,等到颓势难掩,烦躁地说:“你就那么在乎他?”
受仍是一派笑意:“怎么会?某只是想将性命交给殿下。”
然后不急不慢落下一子:“在下认输。”
“某是殿下的了。”

【asl】谁能最快的惹怒达旦

♢短段子
♢ooc瞩目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萨博
“达旦就像母亲一样呢。”
“哈?就只是像吗?混小子,既然要感恩就给我叫妈妈啊!”
“噗……抱歉抱歉,因为达旦平时更像不负责任的父亲呢。”
boom!

艾斯
“啧,老头是路飞的爷爷啊。”
“对啊,你个混小子想说什么啊?”
“那老太婆你要叫老头叫什么啊?欸痛痛痛!”

路飞
“好久不见啦达旦!我给你带了瘦瘦岛的减肥产……”

叫我百鬼小能手
b站情深谊长鬼区群众想问一下,真的没有同区的小伙伴吗?
提前养老的肝不动玩家,ID冬有疾风

昨晚上组队,四个ssr,翻车了。。。翻车了。。。抢火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