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tilol

想要一个人

为了庆祝荣荣得到王牌背号今晚必须搞一发啊!

双曲螺线到了我也好想见到太太呜呜呜

【御泽】拥抱里藏着想说的话

☜ooc
☜通篇对话

「好久不见啊,泽村。」
「啊,是御幸,前辈,好久不见。」
「总算记得加敬语了,笨蛋。」
「切。」
「嗯?」
「好久不见啊,御幸。」
「好久不见,泽村。」
「……」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
「可以吗?御幸前辈。」
「当然可以,请来我家坐坐吧,未来的王牌大人。」
「啊啊啊御幸一也你今天怎么回事!」
「偶尔也要夸奖一下努力站到我身边的笨蛋泽村嘛。」
「可恶!这样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啊!」
「……」
「混账四眼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笑的超恶心啊!」

「我好想你啊。」
「这么点酒就喝醉了啊,蠢村。」
「混账四眼。」
「我在哦。」
「混账四眼。」
「别哭啊。」
「……呜」
「好了好了,本来就是个笨蛋,哭起来更蠢了,别哭了。」
「混账、混账四眼,嗝。」
「抱住你了,不要哭了。」

「啊啊啊啊啊九点了啊御幸前辈快点起床迟到了啊!」
「好吵。」
「御幸前辈!」
「我说,今天是休息日吧。」
「啊。」
「……」
「我头好痛先走了前辈再见!」
「给我站住,完全忘记了吧,你这个笨蛋。」
「宿醉之后神志不清什么的,很正常的,嘛。」
「过来给我亲一口。」
「咦?!」
「过来。」
「前辈你也喝醉了吗?!说什么疯话呢!这可是我泽村大人的初吻,怎么可能这么随便地交给一个混账四眼!」
「你的脑子都被降谷吃掉了吗,重点都抓到哪里去了。不过竟然还是初吻啊,泽村。」
「因为要打球啊打球!哪里有时间谈恋爱!」
「啊啊,你的捕手想和你接吻,未来的王牌大人。」
「可恶!」
「还要拒绝吗,昨晚喝醉后抱着我不撒手的未来王牌?」
「本来我都不忍心拒绝了啊你一定要说这么羞耻的事吗!」
「我爱你哦。」
「可恶!」
「嗯?泽村。」
「我也爱你!」

一触即分的吻。

【end】

【御泽】HERO

☜ooc
☜充满迷茫的作品
☜he,年龄操作,职棒御幸×中学生泽村
☜ooc且文笔白烂

泽村荣纯有一个秘密,他有一个,至少是曾经有一个,独属于自己的hero。

那是只有泽村荣纯能看到的hero。他的hero能踏踏实实地踩在地面上,能握住他的手,有温度,有影子,偏偏就不能被他人看到。

名为御幸一也的hero。

他的hero教他如何投球,教他信赖捕手,可以说泽村荣纯贫瘠的棒球知识全都是从对方那里得来的。但他的hero握不住他的投球。

应该说,御幸能接触到的只有泽村本人和地面而已,连泽村身上的衣服都无法碰触。如果御幸想要握住泽村的衣袖,那他只能握住一只温暖而充满肌肉弹性的胳膊。那似乎有些尴尬,所以他们只是牵手。

他们乐于牵彼此的手。

只要握住泽村荣纯的手,御幸一也就对自身的存在毫不怀疑。他仍存在于世间,由泽村荣纯来证明。

泽村固执地牵着御幸的手,只有他能将御幸带出棒球场,如果他松开手,御幸便会消失在他的视野中,瞬间回到那并不热闹的棒球场中。尽管御幸并不表现出对棒球之外的事物的兴趣,他仍牵着御幸的手走过长野的每一寸土地。以一种在他人眼中有些怪异的姿势。

他郑重其事地对御幸一也说:“千万不要松开我的手哦。”

如果他不小心松开手,这个人就会消失。泽村荣纯的脑海是不是会划过这样的忧虑,于是他越发不肯在棒球场以外的地方松开御幸一也的手。白天他大多待在棒球场,晚上他则将晚饭端回自己的房间,以防止自己怪异的手势被父母发现。

即使是睡眠中,他也执拗地握着御幸一也的手。

他带御幸去看流星雨。

他们跑到山上,跑到荒废的神社前的空地,背对背坐着等待流星雨的降临。他们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流星雨如约降临了。

“泽村,”御幸稍稍坐直,“有许愿吗?”
泽村也坐直了些,紧紧地贴住御幸的后背,甚至郑重地咳了两声才说道:“今天是我见到御幸前辈的第二十八天。”
“第九天的时候,和御幸前辈去逛街,买了冰棍中了再来一根。”
“很想和御幸前辈分享这根冰棍,但是御幸前辈吃不到到。”
“所以我许愿,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和御幸一起吃冰棍,一定要和御幸一起去把再来一根兑掉。”

后背的压力消失了。

泽村挠了挠头,心情意外的平静。他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天,他已经传达了自己的心意,已经没有遗憾了。
才怪。
眼泪不由自主地滴落到地面上,只有月光陪伴着他,他的hero不见了。
还想和他一起打棒球。
想让他接自己的球。

“好。”
背负着两人的棒球梦的泽村荣纯踏上了异乡的投手板,热血而偶尔略带心事的努力着。
然后在第一次作为首发出场向着甲子园冲刺的赛后,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御幸一也说:“好。”
“一起去吃冰棒吧。”


设定是御幸出车祸昏迷,然后以灵的形态出现在了泽村荣纯身边,醒来之后从泽村身边消失了。
最后好像都没有写两个人怎么一起努力练习棒球,有点遗憾。

本来想码字的但是bloom of youth太热血了!写不出来了!

我真切地爱着你。

我渴望一段真挚的感情。

来给我产粮的动力。

【御幸】彩虹和礼物

        毕业十周年,刚巧棒球队的大家都有空闲,刚巧大家的工作进展都不错,刚巧大家都有闲钱,刚巧大家都有护照,在一连串的刚巧下,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踏上了前往英国的飞机。
        然后,刚巧遇上了LGBT游行。

        泽村荣纯看着游行的队伍跃跃欲试,御幸一也有些无奈地说:“就算是喜欢少女漫你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表现的更像你的外表一样的直男一些好吗?”

        泽村登时炸毛:“混账四眼你懂什么!这是爱啊!L-O-V-E!Love!”
        说着,泽村便不管不顾地抛下众人奔向了游行的队伍,大喊着莫名其妙的口号。降谷晓紧随其后,不知道从哪拿到两只彩虹旗,举着旗帜奔向了泽村,小凑春市也拿着被热情群众塞来的彩虹旗贴纸有些无奈地追了上去,留下前辈们在原地面面相觑。

        莫名的热血起来了呢,一年组。

        大喊着口音奇特的口号的泽村很快就融入了游行队伍中,脸上贴着贴纸,手中挥舞着旗帜,热血地像在庆祝棒球队的胜利,或者是开赛前的大动员。

        在这种奇怪的地方倒是很有队长的样子。御幸一也漫无边际地想着。

        一旁的大叔突然发话:“你的恋人很活泼啊,怎么不去和他一起呢?”

        突然被搭话,御幸一愣,答到:“不,那不是我的恋人,只是高中棒球队的前后辈罢了。”
        “他回头看你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呢。”

        我们是投捕搭档。
        他很喜欢投球。
        想这么避重就轻的回答。
        “我会试试告白的。”

        御幸一也转头就看到了三年级的前辈们或促狭或看热闹的表情。
        “还没有告白呢。”
        “两个人都没有告白呢。”
        “竟然没有告白呢。”
        御幸挠了挠头,轻描淡写地说:“大概等会会试一下吧,告白。”

        御幸又看向了泽村,泽村不知道在与身旁的小姐姐说些什么,突然转头看向他,兴奋地大喊道:“御幸一也!”
        “我喜欢你!御幸一也!”

        阳光明媚的天空在此时突然下起了雨,泽村有些懵地站在原地,御幸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猛地跑向了泽村的方向,牵起他的手一起跑去了一旁的酒吧。

        两人在酒吧里大喘着气,对视一眼笑了出来。

        “接下来是我的回应,请你听好了,泽村。”
        “我爱你,泽村荣纯。”

        太阳雨很快便停了下来,雨过天晴,天边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出现了彩虹。

        泽村荣纯兴奋地挥舞着手中的彩虹旗对御幸一也说:“看,御幸,彩虹!这一定是上天给今天游行的大家的礼物!”

        御幸一也吻向了泽村脸上的彩虹旗。

        “嗯,彩虹。”

       

附:要说的是,泽村本来以为喊出来的告白不会被御幸听到,但是低估了自己的嗓门。
以及,两人都是上天送给对方的礼物。

总有一天我会写御幸吻荣荣的手指的!